“大”
“大”
“大主人,再变大”弑吴向罗峰发来一道道讯息。
罗峰也是全力以赴。
原本的弑吴羽翼因为在无尽岁月以前,一场旷世之战时,六对羽翼分解开,且个,个暗中破损极大。那最第六对羽翼白色羽翼因为有源支持,即使一直飘荡,可至少一些暗损都早已恢复,只剩下那极眼中的三处伤势必须得吞噬诸多珍贵材科来恢复,可好歹有源,所以它能展露滔天威能。
其他五对羽翼则是惨了,早就分散开了,不知道漂泊到哪里,并且个个有暗损威能下降厉害,加上又没有,源,为核心,所以在漂泊中历经一些险境,像三大绝地等一些险境,完全能令宇宙最强者陨落,能毁掉巅峰至宝这些羽翼虽然一次次扛过,却暗损更加严重。
直到今日,罗峰得到的这两对羽翼才能尽情吞噬源的能量恢复自身工
“停下,停下。”白色羽翼竭力喝止。
“大,大,大。”弑吴却是一直催着罗峰。
弑吴羽翼越加完美,变大也更加轻松。
体积越大,那么同一时间所能吸收的刀刃光芒就更加多。
四扇羽翼高无穷无尽
都是幅散数光年,整个弑吴羽翼完全能和那巨大光翼媲美,光翼已然开始震颤宛如要倾塌大量刀刃光芒飞向弑吴羽翼,融入其中。
“主人,无尽岁月,我的无数部件早就有了诸多暗损。现在已好了一成”弑吴显得很兴奋。
“才一成这都小半天了。”罗峰暗惊。
这等至强至宝要恢复果然够苛竟,幸好有那,源”否则单单靠自己,至少短时间内自己的神力根本不够格。
“你这强盗。”
“你这盗贼这是我的能量我的”白色羽翼从一开始阻止,到后来完全开始喝骂。
“来啊来啊,你来啊有本事杀了我啊,我还怕你不成”弑吴叫嚣,“更何况能量是我们六对羽翼的,我现在弄些修复自身难道有错,你还想独占”
“我是羽翼也是源”白色羽翼怒道。
“哈哈个灵而已,没一点攻击能耐。我可是有主人的,你等着吧,你的底细我都知道,将来主人一定收了你。”弑吴得意。
“呀呀呀做梦做梦,你主人还想要收我,不可能。
我会提前找一主人,让我新主人灭杀你的人类主人然后再吞吃了你工”白色羽翼恨道。
两个灵,波动传递。
他们俩本身虽有智慧却算不上生命,也无法战斗等等,而且它们俩分别是一件至强至宝的不同部件诞生出来的灵。如果某一天,弑吴羽翼和白色羽翼真的融合了,那么两个灵注定只有一个能存活工
二者必定有一个灭亡。
所以弑吴和白色羽翼之灵也是完全拼了弑吴是想办法帮罗峰收了那白色羽翼。而白色羽翼一开始纯粹是因为罗峰的确条件不够,想要弄死罗峰将罗峰身上的诸多至宝给吞噬分解修复自身的。
现在弑吴诞生,白色羽翼更加不可符帮罗峰。
它很明白那人类一定更信任那新诞生的“灵”。
“你还要找主人一个拥有宇宙最强者意志的宇宙尊者,能来到你面前还是说拥有更加可怕意志的宇宙之主来到你面前”弑吴得意万分,“哈哈,你注定了陨落。明知道要陨落你自己还一点办法都没有,想逃都无法移动。”
灵就是这么悲剧。
无法自己控制至宝移动。
“你,你我一定能找到一个新主人,然后吞吃了你,你一定会死,会死。”白色羽翼之灵有些发疯,它反而不怎么恨那人类,它更恨弑吴。
它俩注定只有一个能活。
时间流逝。
“已经恢复三成。”
“恢复四成。”
“主人,恢复一半了。”
隔上一段时间,弑吴便会兴奋告自罗峰,转眼便过去了约30个小时,这时候弑吴羽翼已经恢复了九成。
“近30个小时,随时吞噬大量刀刃光芒,且是超越宇宙最强者的存在经过源转化储存下的能量。”罗峰惊叹,这等能量超越宇宙最强者,何等罕见。
那巍峨的巨大光翼和银色四翼,都幅散数光年,遥遥相对。
巨大光翼的无数刀刃光芒飞向银色羽翼,乍一看巨大光翼没影响,可如果和30个小时前对比,巨大光翼其实已经完全小了一圈了它的直径足足少了半光年,可想而知,损失了何等多的刀刃光芒。
“可恶。”可恶,我一定会吃了你。一定会。”白色羽翼已经词穷,只会咒骂。
“来啊来啊。”弑吴羽翼却得意的很。
“主人,我已完全恢复了”弑吴忽然传递一道讯息,令罗峰微微一愣紧跟着不由大喜。
一天半时间。
耗费了一天半时间,吸收那等高层次的刀刃光芒,每一道刀刃光芒都比宇宙最强者攻击还强,且吸收了一天半时间才令两对羽翼完全恢复工
“完全威能也恢复了”罗峰期待。
“对对对,我已经完好无损了。”弑吴羽翼连道,“当然我只是六对羽翼中的其中两对而已,主人也最多能施展两式秘法而已,当然这两对羽翼已经达到了最巅峰状态,就算是拥有完整六对羽翼,如果仅仅能驱使第一式和第二式,也和主人现在来驱使一样。”
罗峰忽然一愣。
“弑吴,你的意思是,我依旧最多能催发两式但是威能却大增”
“对,主人,之前我暗损无数,神力催发秘纹时,流经每一处都是事倍功半仅能发挥些许威能工而现在却是能十成十爆发威能了工”弑吴道。
罗峰一听就明白了。
就好比机器,机器破旧时性能只剩下十之一二,而巅峰时才是最好的性能。
“你还吞噬光吗”罗峰问道。
“没法吞了。”弑吴无奈道,“我之前有损伤,吞了后就自动吸收来修复消耗掉了。可现在我已经完好,即使吞了也无法消耗,它依旧会从我体内飞出去的因为我体内并无任何地方可以储存这些光工”
“源,才是能储存光的,也只有透过源,才能控制这些光。”弑吴道。
岁峰暗叹。
“可惜主人之前没能让那白色羽翼将源叫出来,只要源单独出来,主人将源直接困在星辰塔内。没了源,外面的白色羽翼便毫无反抗之力,主人也能轻易将那白色羽翼收进星辰塔内。到时候主人可以慢慢磨砺意志,待到时机,主人就能认主了。”弑吴无奈,“现在主人却没办法了。”
罗峰点头。
是啊。
之前和那白色羽翼耗费那么多时间,耗费那么多心思,明知道白色羽翼布有陷阱依旧忍着可白色羽翼很机警,一直没将真正的核心,源,弄出来。
“我们怎么办”罗峰烦恼。
“没办法,只能将它放在这。”弑吴道,“有源在,就像当年星辰塔在域外战场谁都无法撼动一样,谁也无法撼动这白色羽翼。”
罗峰点头。
自己刚才用星辰塔去撞,都没令白色羽翼震颤。
“它是灵,它有没办法操控白色羽翼溜走。”弑吴道,“加上认主苛竟,我就不信,能在短时间内出现一个宇宙尊者却有宇宙最强者意志,还能巧合发现这,并且还能活看到这白色羽翼面前的。”
“至于宇宙之主,要达到超越宇宙最强者的意志,那更不现实了。”弑吴很自信。
“嗯,只能这样,暂且将它放在这。”罗峰点头。
“不过我也不急着走。”
罗峰在星辰塔内,笑看着不远处的白色羽翼,那无尽疯狂的碾压意志依旧一次次冲击罗峰,时竟不停止,“这等磨砺意志的圣地,正是求之不得啊,宇宙海中虽然还有,可要去,都无比危险。”
星辰塔的四条通道伸出的四扇银色羽翼迅速缩小消失不见,星辰塔更是缩小的犹如灰尘。
在这片寂静的空间中。
白色羽翼、星辰塔遥遥相对,彼此距离在不断慢慢缩小。
“人类,你会后悔的。”白色羽翼有些疯狂,可它毕竟是个灵,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一年年过去。
罗峰竭力在磨砺着意志,磨砺中途,偶尔还停歇去研究秘法图流、兽神之道,特别是幽海分身更是在地球以及其他诸多星球闯荡,世间的许多感悟,也令罗峰在那可怕冲击下的意志磨砺的愈加坚定。
转眼,便过去了一千两百年。
两个逐渐靠拢了许久的白色羽翼、星辰塔,终于第一次靠拢。微尘般的星辰塔贴在白色羽翼上,准确说,这颗微尘星辰塔是碰到了白色羽翼的其中一片血迹上,那血迹足有半米直径,一股疯狂可怕的气息弥漫着。
“终于碰触到了,仅仅血迹蕴含的意志和气息便这么可怕。”盘膝而坐的罗峰睁开眼,已然看到了眼前就在星辰塔外的血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